淋槿.

“天涯地角有穷时,
只有相思无尽处.”
@乔渝

【寻找锦鲤】

嘻嘻嘻


森疼:

高亮❣️ 这是一条抽奖LO❣️




各位姑娘晚上好,筹备了近一周的“434锦鲤活动”今日起终于要正式启动了,在这条LO里,你将获得抽奖方式及产出者的名单。



“434锦鲤活动”为千凯千圈以产出为目的、以产出者为核心、为读者送福利的活动。在这次活动里,我们会抽取一条锦鲤,将参加本次活动的所有产出者的产出送给她——三千宠爱,于锦鲤一身。




参加本次活动的产出者共44人,详情可见海报。




抽奖方式:转发或点赞或推荐本条抽奖lo,11.11号晚我们将利用随机数字选择器敲定一个数字,再选定热度楼层里相对应的数字楼,在数楼层过程中意外情况不管(比如数的时候有人取消热度),数到谁就是谁,当然,我们会去除僵尸号与非434情况。




抽奖条件:本次锦鲤活动并没有强调各产出者的属性,所以请CP洁癖者谨慎参与抽奖。参加活动的产出者属性不同,风格也不同,但都怀着祝福的心在为未知的幸运儿产出。除CP属性问题之外,44位产出者中一定有大家喜欢或不喜欢的产出者,同样请各位斟酌再斟酌。



本次活动为公开性质,你可以偏向某属性,也可以不喜欢产出者中的某个人,但一旦参与抽奖,请一定尊重所有产出者为你的产出,请一定一定为自己的行动负责任。后期抽出的锦鲤一旦出现“我不喜欢这个人我不想要她的产出”这种情况,立即取消锦鲤资格。




奖品方式:因考虑各产出者产出需要时间,本次赠予锦鲤的文、视频、画大部分均为产出者的自由产出,即只有少数几位写手接受锦鲤点梗(具体名单11.11号锦鲤抽出之后与锦鲤私聊。)




赠予方式:11.11号锦鲤抽出之后,自由产出的产出者会在之后的一个星期内在LOF发布各自的产出。接受点梗的写手在后一个星期内取得锦鲤的点梗并进行产出及发布。
总之,锦鲤只需要在获奖之后的一个星期内多上lof收获快乐即可。




再次强调:本次活动虽然由我组织,但活动为整个千凯千圈的客观活动,参与活动的每一个产出者在本次活动中均为组织者的维护对象,且部分产出者过去为月更年更甚至已退圈,本次也是排除困难才参与活动。请大家尊重产出,切勿比较






“434锦鲤活动”在想法初始就获得了大家的支持与帮助,感谢愿意参加本次活动的产出者,感谢出谋划策一直支持的读者。遗憾于有一些产出者或因时间或因事宜无法参加本次活动,请大家理解。



感谢 @颜盏新月 制作的海报,感谢赵小北、Scar七、霍七小左对于海报前期制作的帮助。


感谢因我忙不过来四处替我搜罗产出者的ONCE。


特别感谢小鱼宝赠送的同人本。




手动抄送给各位产出者。 @安静摸鱼不声不响  @半杯柠檬  @北冥  @被偷走的猫 @草莓奶盖儿🍓  @此木有隻烊  @翻车梨  @好好  @霍七小左  @焦糖布丁  @Kristy  @烈酒洗剑   @凉陌 @老唐牌铁锤子  @老祖奶  @Lolipop  @抹茶  @拈花不笑  @南南的牛奶  @七软关山  @七索七索  @千欤  @七盏  @却杉  @Scar七  @山昏  @上杉明贤  @神仙哥哥  @家有美池  @ONCE  @说好的高冷总裁呢  @-舔虎牙  @甜甜甜八  @偷走你的猫.  @五孔桥  @寻江江江江  @小鱼宝  @浴霸太热  @泱鬼  @Yuu_JngChen  @赵小北@B站WH旅行铺子 @之于   @纯粹









至于评论里还有没有惊喜,我也跟着等等吧。



行动起来吧各位朋友,相信你,就是那个锦鲤❣️



尽相思

「9.21贺文」

「勿上升蒸煮」

「全文4200+

「一发完」

「雷同是什么?不知道,下一个」



   “如果是眼睁睁见他娶妻生子,那我不如消失得好,起码……起码那时候我的心不会痛。”


正文:


   “仙君,你等等我。”


   “你飞得这般慢,为何要等你?”


    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越飞越远,真的想施法让他落下凡间看他如何再像这样如此欺负他。


    奈何,打不过他……


    那他就不能等我这个啥都不会但是刚飞升的兔子一下吗?


    王俊凯在原地把易烊千玺咒了好几遍,见易烊千玺早已没有了踪影,正准备就这么摇摇晃晃地挪回去。


    谁知易烊千玺竟折返了回来“不等你,你便不跟着了吗。”


    “跟!哪敢不跟着仙君呢。”


     易烊千玺没有在意王俊凯那阴阳怪气的语调,只是瞥了他一眼“那就跟紧些,莫要再跟丢了。”


     “那仙君就慢些,体谅一下没有翅膀的小仙,仙君总不能叫小仙用耳朵来飞吧?”


     易烊千玺果真是慢了些,听着努力跟在他后面的小仙碎碎念,他刚刚不是没有听见王俊凯在哪儿咒了他许多遍,就当是欠他的好了,要换做其他的小仙,早就把他扔下凡间重新去好好“历练”一番了。


     罢了罢了,终究是欠他的。


     “小凯,你倒是快些,按你这般,若是能在日落之前回到殿中,那便是不错的了。”


     “仙君若是嫌弃我慢,大可不必等我,自行回去即可。”


     易烊千玺实在看不下去王俊凯慢慢“飞”,叹了口气,只能回去拉起王俊凯的手腕将他强行带了回去,“既然学不会飞,那以后便踏踏实实走天宫的云道便可。”


     而此时在天宫看着易烊千玺将王俊凯拉回鹤仙殿的各路小仙们不禁议论纷纷,


    “仙君还是依旧没有教会那小仙飞行吗?”


    “那小仙怎么又被仙君拽回去了?”


    “自那小仙飞升以来,仙君便一直教他飞行,若是真的资质极差,那又是怎的飞升的?”


    “仙君日日教那小仙,日日教不会,每天便是如同一日般。”

“仙君什么时候对这种小仙这么好了?这么有耐心。”


     ……


   王俊凯被易烊千玺拉着飞到鹤仙殿,便开始口不择言“易烊千玺你这是要干嘛呢,非要抓着我怎么一个小仙不放呢?”


    易烊千玺无视王俊凯的口不择言,按例看着王俊凯每天的气愤和口不择言,“我这样,是为了你好。”


    “既然仙君为了我好就不要日日要求我学法术与飞行,也不必为我劳心又劳神的,真的不值得。”


    “王俊凯,你又不是我,你怎知这些值不值得。”


     王俊凯被易烊千玺突然加重的语气吓得一恁。


“就……就算是这般,你也不用这样子吓唬我嘛,吓唬我算什么本事。”


     易烊千玺转身就往殿内走去,“你若不想学那便不学,之后,我护着你便是。”


     易烊千玺没有听见王俊凯那碎碎念,还以为他气还没有消,转过身看了王俊凯一眼,谁知身后哪有什么王俊凯的影子。


     心下一慌,赶紧动用法力寻找王俊凯,那知道王俊凯就藏在他身后的一撮小树丛里。


     易烊千玺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直接把王俊凯从那小树丛中拽起来,“你说你躲在这里想干嘛呢?”


     王俊凯一脸委屈地被易烊千玺拽起来“我就是想和你玩个捉迷藏而已。”


     易烊千玺都快被王俊凯气笑了“捉迷藏?捉迷藏有你这么玩的?”


     “我……我就是……就是。”


     “你就是?就是什么就是?往后你不准再这般任性而为了,不准再无缘无故消失了。”易烊千玺努力的缓了缓自己的语气“往后没有必要的时刻,不要消失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


      “今日你就回殿内,好好歇息吧。”说完,易烊千玺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王俊凯盯着易烊千玺的背影,“易烊千玺!哪有你这样欺负仙的!”


夜晚,易烊千玺上榻歇息,总是会梦见几百年前,那时他还是个人,哪里是什么仙君?而那时的王俊凯还是一只不知道为什么就修成人形的兔妖,那时的王俊凯真的好傻,为了一个明明没有任何关系的人付出那么多,真的好想问他值得吗?

 

     就算现在问王俊凯值得吗,他也只会回答说,你在说甚?为何我听不懂呢?

 

     罢了罢了,他记不起那也挺好。

 

     那时,我是个人,不,那时候我不配被那些凡人称为人,因为我是个弃婴,被那时傻得可怜的兔妖捡去抚养,这一养便是十几年,而他养了这弃婴便惹上了杀身之祸,这是命中注定还是应该在开始便不该捡回这弃婴,那时的王俊凯是否后悔过?那便是不得而知。

 

       在我有记忆时,便是受尽妖族的欺凌,只因我不是妖,而王俊凯也大概只是妖族里最没有出息的那个了,王俊凯不受待见,而我这个被他捡来的弃婴也自然不受待见。

 

      妖族的欺凌奚落在儿时便是如家常便饭一般,而王俊凯却是一味地忍让,不知是因何,让王俊凯练就了这一身的好脾气,每次他都是叫我忍忍便过去了。

 

      而王俊凯也许是当我和他一般傻,我哪会不知在我被奚落之时,他受的便是拳脚相加,被那些妖族拉去当练习法术的活靶子。

 

     法术微弱,而却是人形,这不就是当活靶最好的选择呢?

 

     王俊凯每安慰完我,便是缩进了他的小草屋里,可是他不知,我会躲在那草屋外听着他的声息,每听见他的抽气声,我的心便会一抽一抽地疼。

 

     在他出去之时的雪白长袍,到夜晚归来之时便已成为灰黑的袍子,在衣袍下隐隐透出的血痕,我只能选择装作看不见罢了,既然不想让我知晓在一切,那我便不戳破你的谎言。

 

    在一次我和他的交谈之中,我问他,“你有没有想过甚愿望。”

 

    他也就是如同玩笑一般,嗤笑一声“愿望?那个作妖的,不想成仙呢。”

 

    而我那时却是将他这如同玩笑的话一直记着。

 

    他见我一直楞着,“想什么呢,就算我不能为仙,我也会一直护着你的,直到我实在不能护为止。”

 

    “你会成仙的。”

 

      他见我没头没脑的冒出这一句,就像是安慰小孩子一般的语气“好,我会成仙的,那你要看着我成仙啊。”

 

       他看着我的那眼神,让我不敢去直视他,他的眼神那般纯净,而我对于他的想法,让我不敢与他对视,怕我苦苦隐藏的心事被他一眼看穿。

 

     往后的日子便是宛如从前一般过着,直到一群妖族闯进我们的小草屋开始,一切都变得不一样。

 

     那时他已经出去了,而一群妖族闯进屋里将我押走,他们把我押到他们修炼法术的校场,便知事情不妙。

 

     我见王俊凯被另一群妖族押着,在他看我被押进来之时,便一直想要挣脱那妖族的手,奈何却是挣脱不开。

 

     “你们放了他,放了他,我陪你们玩,陪你们玩,只要……只要你们放了他,我什么都答应你们。”

 

     见他喊出这些话,我真的在一刹那间想要将王俊凯的嘴赌住,什么叫只要放了我就什么都答应他们。


     可谁知那些妖族又临时改变了主意,“现在我又不想和你玩了,我现在想和你养的人类玩了。”

 

    “你们不许碰千玺,不许碰他!”

 

     那妖族嗤笑道“不让我碰这人类?那我就偏碰了,你能拿我怎样?”

 

     那妖族将他那肮脏的手慢慢摸上我的脸,我极速地将那手甩开,“把你那脏手给我拿开。”

 

     “呵?我脏手,你会为你这张嘴忏悔的。”

 

      那时我只能感到那妖族将他那手放在我的头顶,我只能慢慢感受生命被他慢慢抽取,在我意识慢慢失去,我依稀看见王俊凯挣脱了那些妖族朝我奔来。

 

     待我慢慢恢复意识我才看清,是王俊凯护着我挡住了那一击,我看着他的身体慢慢变得透明。

 

    “千玺,你不能看着我成仙了,往后我再也不能护着你了,你要好好保护自己。”

 

      我见他慢慢消散在我手中,我只能留住他的几缕残魂。

 

     我会助他成仙的,一定会的。

 

    我忘了我是如何将妖族屠杀殆尽的,当真一个不留。

 

     之后的我向仙家的一些名士学习,只为早一步登仙,可以将我拼尽全力护住的残魂好好安置,他会是仙的。

 

     待我成功飞升,距离他离开我已经有十余年了吧。

 

      我把那残魂置于天宫,将残魂涵养成仙,可谁知,王俊凯的性子竟是变了许多,也不记得了曾经的往事。

 

     他只记得他名曰王俊凯,是一只兔子飞升成仙,知道我叫易烊千玺,其他的,便是什么也不清楚了。

 

     没事,不记得没关系,只要他不用再消失就好。

 

    而他的法术还是和之前一般,他也不喜法术。

 

    罢了,不喜便不喜罢,今后我就像之前的王俊凯一般,护着他便可。

 

    易烊千玺睁眼便是天宫那耀眼的阳光,一个晚上,便把之前的往事从新经历了一遍。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易烊千玺正在思考的时候,鹤仙宫的侍女便急匆匆地进来了“君上,那小仙一大清早便和月老吵了起来,麻烦君上去看看了。”

 

    易烊千玺穿好衣袍便朝月老处赶去,谁知刚进入就见月老用记忆深处妖族对王俊凯的样子对着如今的王俊凯。

 

   易烊千玺赶紧上前去将王俊凯揽起,语气不善道,“月老这是何为?”

  

     月老还没回答,便听怀中的王俊凯道“你听着老头做甚?要不是我今早路过这月老处,我还不知道他要将我那红线剪断。”

 

     易烊千玺看向月老“当真如此?”

 

     “那是段孽缘,若是不剪,仙君怕是也会受到牵连。”

 

    “这红线还与我有关?”

 

   “那是自然。”


   王俊凯见他们还在说来说去,忍不住插了一句“你们说甚呢?这老头剪了我红线,断了我姻缘,这便是不对。”

     

   “小凯,我们走吧。”

 

   “为甚要走?这老头剪我红线到成我不对了?”

     

   “这事,你莫要再掺和了。”

 

   “易烊千玺,你这……”

 

    往后的几个月王俊凯再也没有和易烊千玺说过一句话,易烊千玺也没有管他,只要他不闯出弥天大祸便随着他去。

 

      易烊千玺一直想着月老和他说的“这个王俊凯,没有任何记忆,可这不代表没有,他迟早会想起来的,而我剪了他红线,是因为那红线的另一头系着的是你啊。天君的性子你不是不知道,若是他知道红线这事,你和王俊凯就别想着好过了。”

 

    可是哪知道,红线这事不知怎的传到了天君哪里。

 

    直到天君召他,易烊千玺才发觉这事不能善了了。

 

     “易烊千玺你飞升已是有些年头了,你又是怎的会不知这天宫的规矩?没有因又是何来的果?”

 

    “天君说甚?千玺不懂?”

 

     “不懂?易烊千玺你是和我装傻还是怎么样?若是你和那王俊凯没有点关系?红线会去把你们系在一起?”


     

     天君负手站在易烊千玺旁,“去把王俊凯带上来。”

 

     易烊千玺原本低着的头猛地抬起来“天君,这与王俊凯何干?莫要牵扯王俊凯。”

 

    “有没有关系,带上来便知。”

 

     在王俊凯进来的一瞬间,天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向王俊凯,易烊千玺下意识地替王俊凯承受这一击。

 

    “易烊千玺,你还说你与王俊凯没有半点关系?”

 

    王俊凯收起平时的笑脸“就算是有关系,你又想作甚。”

 

    “呵?我想作甚?在飞升之前易烊千玺就该清楚,做为仙,就要清心寡欲,月老手中的红线只是为凡人所牵,若是这红线在仙的手中,这便是大逆不道。只能以魂飞魄散来抵清罪过。”

 

    易烊千玺对着王俊凯的耳边,“你走啊,赶紧走。”

 

     “你可知我这几月避着你是为甚?因为我想起来了,我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你,只好避着你。”

 

    “想起也罢,不想起也罢,你赶紧离开,反正我已经是离开不了了。”

 

    王俊凯的手开始穿过易烊千玺的身体,直至透明,连捉都捉不住一丝。

 

    王俊凯瘫坐在大殿上,望着天君“你说,千玺他能投胎转世吗?”

 

   天君撇了王俊凯一眼“魂飞魄散,怎么可能投胎转世,简直是痴心妄想。”

 

   “那你说,他怎样可以投胎转世?”

 

   “很简单,以命换命。”

 

      如果是眼睁睁见他娶妻生子,那我不如消失得好,起码……起码那时候我的心不会痛。

 

     “好。”

——END——


   我jio得我烂尾了emmmmmmm


深渊凝视.JPG

我忘了之前的剧情,沃日,现在接不上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现在想不起来之前的构思了,心态崩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怎么办,在线等,急!!!」

臆想症「序」

「试水」

「勿上升蒸煮」

「雷同是我傻逼了」

「不喜勿喷」

「小学生文笔」

——

    我有一个爱人,他叫易烊千玺,和他生活的很好,很幸福,可是,他突然在我的生活中消失了,我找不到他了,我走了许多地方,始终都没有他的身影,我开始怀疑,易烊千玺到底有没有存在过?

    在我寻找易烊千玺的途中,我遇到了一个特别奇怪的人,他径直走过来,只我说了一句话“你已经自我封闭三年了,我们只能用这样的方式闯入你的世界,希望你可以尽快醒来。”

    那人没有给我任何反驳的机会就离开了。

    我也只是当恶作剧一笑置之。

    在一个国度里,我找到了易烊千玺,他却只是推开我,“小凯,你该走了,你应该回到你生活的地方去了,我不应该再把你自私的留在这了。”

    “千玺,你说什么呢?我就在这儿,我哪也不去。”

     我的意识开始模糊,等我再次睁开眼,我却是在医院里。

     我依稀听见有人说,医生,医生1128床的病人醒了……

——TBC——
仅仅试水,就酱,发现就一个月粉丝热度疯狂掉这就是失踪断更的代价吗?🙉

今天又是在外吃芒果的精致镇魂女鬼👹

闲到去厦门浪
今天又是精致的镇魂女鬼
不行,我忍不住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暂时

  “真的…真的不是不爱你,只是天下不容,伦理不容,让我无法…无法接受世人看罪人的目光。”

  “好,我接受,我不爱你了,你走吧。”

   从你转头的那一刻开始,你我之间便是有着地域与人间的距离。

   那也请你不要再回头了,我怕你回头便狠不下来看着你离开,求你走的决绝一点,不要让我产生一点错觉。
   那么,现在我们便是陌路人,你去你的江湖闯荡,而我又将归向何处呢?

——

   “你其实大可不必这般”

   “为何?”

   “我现在已是将去之人,你这般是要做给他人看,还是给我看?还是弥补你自己的愧疚,让自己不留遗憾罢了?”

——

    “我爱的是天上的仙君,不是人间的仙士,你们只是有着相同的容貌罢了,与我,你们两个都不欠我。”

——

    “请你在这条街最亮是灯下等我。”

——

     “历史,哪有什么确切的功过对错,只是留给后人评价罢了。”

——

     “耀眼的历史只是由胜利的人来书写。”

——

    “名留青史何妨?遗臭万年又何妨?”

——

    “你常说我心大,只是你不知我心小的只能容下你一人。”

——

悄悄咪咪把坑留着,考完试暑假再来填坑,翻开手稿发现好像可能不止一个坑,默默剁手emmmm,最近有挺多喜欢的太太退圈了,都不想说什么了,懂的就不必再说,不懂的就没有必要懂,徒增烦恼🙃,但是这口气,对不起,咽不下去😶

柚天tag挂了没关系,我可以继续活下去,但是举报tag的dw,我记你们一辈子,谢谢🙃没有问候你们全家是最后的仁至义尽🙃

[9:00 清风徐来,水波不兴]

-每小时多爱你一点


“许多人会遇到属于自己的流星,可是,往往会擦肩而过,而我很庆幸,我没有和我的流星错过,他来到我的世界,我追逐他,与他并肩……”



   我是一个伪上班族,或者说是个兼职,一个中文系大三的学生,在我没有课的时候,我会去兼职,或者坐在操场边,看着一群人热血沸腾地打篮球。



   而我的目光却是仅仅放在一个人的身上,看着他在球场上挥汗如雨,我就是坐在远远的地方看着,也是觉得美好。



   我远远地看着,却不想着去靠近他,而我也没有理由去靠近,中文系和表演系,要怎么开启话题呢?



    他们说,养成一个习惯,需要21天,而我只要一有空,我就会去看他打球,这好像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毕竟这样往往复复也快三年了不是吗?



    初见他时,原本只是在回宿舍的路上的惊鸿一瞥,却没想过那是今生的沦陷。



    对他最初的印象,停留在那深陷的梨涡上,原本也是没有怎么在意的,只是觉得那人好看极了。



    真正让我沉沦的是,在下雨天时,那天我刚好卡着时间,在我进了宿舍楼之后才下了雨,原本就只是一场普通的雨,当我打开宿舍的窗户,看见经常在学校里游荡的流浪猫们,好几只缩在一起互相取暖躲在一棵树下,不过雨这么大,躲在树下也是会淋得浑身湿漉漉。



    当我准备拿伞下去给那几只流浪猫时,我看见一个隐隐有些印象的身影跑过去,把他那仅有的一把伞给了那些流浪猫。



    把伞放在了流浪猫的上方,确认完这些猫不会淋到雨才走的。



    我细细回想那有些印象的身影,便是那有梨涡的美好少年。



    之后我去喂养流浪猫时,常常会遇到那位少年,他喂养流浪猫时的眼神和笑容,往往会让我沉迷。



   而我却是一直不敢上前迈出那一步,每当鼓起勇气准备上前仅仅说一声“你好”时,却是忍不住退缩。



   这几天,我兼职那里出了点事情,所以那天我比平常晚了一点去喂养流浪猫。



  当我走近时,那少年正看着我,我被他看得有些不知所措,只能躲开他的目光继续喂养流浪猫。



   独属于他的苏音悠悠地传入我的耳朵里“王俊凯,今天你迟到了呢。”



   在那一瞬间,我的大脑停止了运转,不知是出于感情,我竟然一下子就跑开了。



   好像那天之后,许多事情都变得不一样了,好似只要他没有课,他就会坐在我的后面,和我一起上课,在下课的时候,拉我去和他吃饭。



   这些场面就像梦一般不真切,可他又是真实发生的,每次在我早晨醒来的时候,都会想这是梦境还是现实。



   我有时会自作多情地想,我们两个是不是就差捅破一层窗户纸了呢。



   不知道我们是如何熟起来的,就好似在不知不觉间,彼此就已经熟络起来。



   从前不敢想的,好像都在一一实现,从前不敢做的,好像都在不受控制地运作。



   在毕业之前,我们之间的关系一直是维持在朋友的关系。



   他在大三期末时被星探看中,毕竟你如果是钻石,把你扔在沙地上,你也是一如既往亮眼,不会被埋没。



   在他拍第一部戏的时候恰巧是在暑假,反正我也没有什么事,便给自己“放了几天假,”便订了机票,就飞了他拍戏的地方。



   后来想想,我也是傻了,我又不是什么人,到了那里,也只能被剧组当做是谁的粉丝,拦在剧组外面。



   事实也是如此,根本靠近不了,只能在外面远远地观望,也不敢贸然地去问千玺,怕打扰到他。



    而我只能在这里待三天,我订了三天后的机票,三天后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正式面试。



来这里看他,也是出于私心,想要多看看他,毕竟,待在剧组里,怕是一个暑假都看不见他了。



当已经靠近他时,却是忍不住想要再靠近一点。



第二天的晚上,我莫名其妙地收到千玺的短信,问我是不是来这里了,看见短信的时候我也是傻眼了,犹豫了很久才回了他一句,你怎么知道的。



  过了很久,我才看到回信,看见他的回信,我只感到了无奈,他说他收工的时候,听见工作人员说在剧组门口看见了一个很好看的男粉丝,就是不知道是谁家的粉丝。



  我就是觉得有些好笑,便给他回了一句“人家只不过说了一句好看的男粉丝,你怎么就像说是我呢?”



   他可能是已经到了酒店了,我这条信息刚发出去没多久就回复了。



   他说他中途休息的时候出去呼吸新鲜空气,看见一个长得像我的男孩子低头不知道看什么,由于离得太远也看不怎么清楚,也就不敢贸然上前去认人。然后他给我发信息也就只是问问,没想到是真的。



看着这条信息,不由得有些失笑,有一种被他诈了的感觉。



今天晚上,我们一直聊到了半夜,意识到已经很晚了,便一直催促他去休息。



我突然很期待明天,甚至激动得有些睡不着,躺着床上,翻来覆去的恁是迟迟不能入眠。



因为他明天说要让我看看剧组,看看他拍戏的样子,说实话,我还没有见过他的古风扮相呢,不说期待是假的。



早上我便早早地去那里等着,天才蒙蒙亮,阳光才撒下点点,他却是来了许久。



我只在外面等了一会儿,他便是已经“全副武装”了,看到我便拉起我的手就走。



我在看见他的刹那间,便是离不开眼了,着实是惊艳,我一个中文系的,突然想不起能用什么词语来形容他。



戴着古装专属的那种长发,穿着一身无暇的白衣,本就俊美的五官经过化妆的些许修饰,显得更加的英气,看着他,老是会想起那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千玺倒是真真实实地印证了这句话,仿佛这句话写的就是他一般。



他拉着我的手一直走,他好像还没有意识到他正拉着我的手,我好希望时间就这样停止,永远定格在这一时刻。



到了他们拍戏的地方,放开了我的手,只是觉得有些许失落,面上却没有过多的表现。



突然感到肩上一沉,比我高了将近半个头的人就直接摊在了我的肩上。



他趴在我的肩上好一会儿,闷闷的声音才响起来“小凯啊,你说你来了,怎么…怎么就不跟我说一下呢,他们说你在那里站了好像有两天了。”



我也只能无奈地叹气,“我觉得你们拍戏都挺忙的,怕给你发信息了会打扰你。”



我等了许久,也没有听见他的回话,只听见他均匀的呼吸声,好吧,居然困得睡着了。



我看他睡得挺沉的,可是手里的剧本还是握得紧紧的,他是真的很喜欢演戏呢。



我听到剧组有人在叫他,应该到他了,其实我有点不忍心叫醒他,可是他那么爱他的工作,更何况,我也挺想看看他演戏的样子。



见他悠悠转醒,听见剧组的人在叫他,便一下子站了起来,把我那一头本来就乱的头发揉成鸡窝,然后就跑了。



当我在思考需不需要先走时,他突然转身对我喊了一声,“等我一起回去啊。”好吧,我认命地在哪里等他,顺便整理整理头发?



我刚刚好像依稀看到他手里的剧本上印着——《清风徐来》



我站在远处静静地看着他演戏,他真的很耀眼,他开学不过大四而已,他是天生的演员。


只是突然觉得他离我好远,我已经追不上他的脚步了,像他这样,有着先天的优势,又有后天的努力,想不成功,很难。



我在不知不觉间,看着他演戏,已经看了一天,要不是时间所迫,我真的好想就这样明天看着他。



见他把妆卸了,把那仙气飘飘的古装换成了充满活力的休闲装,看见我还在外面等,就连忙跑出来,就一直问我吃了没,我有点不好意思和他说我看他演戏,忘了去吃饭。



千玺见我没有回答他,就揽过我的肩,对我露出他的梨涡,“走啦走啦,带你去吃好吃的去。”



我就这样被他搂着肩走出了片场,虽然因为身高原因,在别人看来,就像是我被他抱在怀里然后出了片场,虽然也差不多。



走出片场才发现天已经黑了,打开手机一看,九点多了,就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去了市区比较繁华的地段。



我们两个男生就在街上乱逛,看到有什么好吃的就买什么,就当是践行了,反正明天就要回去了,不过千玺他还不知道。



不过,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咦?那你什么时候回去啊?”



听见这话,我突然噎了一下,“大概是明天最早的飞机吧。”



他也是惊异了一下,“这么…早的么?”



我低下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是啊,我这次只来三天,明天我有一个面试要回去。”



   “好吧,那你有空再来找我啊。”



他晚上送我到酒店门口,等我到了房间打开房间的窗户,才发现他还站在那里,他看到我开了窗户,他看向我的那双眼睛里,总觉得里面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他突然对我笑了一下,和我说了声“晚安,”在我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转身就走了。



我甩了甩头,不去想那些不确定的东西,还是先准备准备明天的面试吧。



我在第二天,天还没有亮的时候就退房走了,我没有给千玺打电话,还是不要去打扰他的好,毕竟他拍戏那么忙,让他多休息一会儿吧。



我拦了一辆出租车去往机场,脑子里老是想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我赶紧从背包里拿出耳机希望耳机里的歌声可以堵住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虽然那些东西都是关于千玺的。



到了机场,看了眼时间,过一会就要安检了,我排队一个一个安检,过了安检之后,总听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



我赶紧拍了拍我的头,乱想什么呢,怎么可能会有人叫你呢,该不会还想着让千玺像偶像剧里的那些男主角一样直接来机场找你吧?



我上了飞机,赶紧调整状态,尽量不要让自己看起来那么地“失魂落魄。”



下了飞机,我先回了宿舍,把头发和衣服整理了一遍,让自己看起来比较精神一点。



他们是专招那种大学生,如果面试成功的话,会在暑假的时候做实习生,要是在做实习生的时候业绩突出的话,可以在毕业后直接入职,虽然录用率挺低的,但还是试试看吧。



可能对于我这种学中文系的,可以找到一个工作也是万幸,编辑,也是蛮对口的工作。



我站在这栋大楼面前,仰望着这座大楼,多希望可以在这里工作,努力,再努力一点,可以多一丝和千玺并肩的机会。



踏进这栋大楼,按照资料上说的,在28楼,等我到了28楼,遇到了很多人,很多人都在这里等待面试,每个人跃跃欲试,每个人都想着被录用,而我,好像只是在沙漠中的一粒细沙,期待着过路的旅人,期待着这些旅人眷恋这片沙漠,期望旅人可以带走他们。



我在期待着面试,却也是胆怯面试。



我期待成功,却是害怕失败。



当我在思考需要怎么应付面试官时,我听见了我的名字,好吧,该来的,还是会来的,迟早是要来的。


当我开门进去,发现所谓死板的面试官,就是几个长相颇清秀的青年,我一下子就放松了不少,但警惕却是不敢放松。



我走出那个房间的时候,我已经差不多忘了我说过什么,只是觉得录用无望。



我有些沮丧地回到宿舍,准备再投几份简历,看有没有那家公司也有受在读大学生的,可是,就没有几家公司有招大学生。



在我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一通电话仿佛是我的救星,当我还在云里梦里的时候告诉我被录用了,叫我明天就可以入职,简直可以是用不可思议来回答了。



    当我第二天早早准备去公司,从小编辑做起,希望可以在毕业之后直接被录取。



我到达公司的时候,已经有些人到了,我被人领着来到了我的桌位,让我慢慢熟悉,不太懂的可以问问周围的人,当然,周围的人不乏有上次一起面试的人。



经过一天,当我惴惴不安担心我的同事会不会不好相处之类的,现实打破了我的幻想,我的同事是一个很好相处的女孩子,和我一样是同一批录用的,我记得她好像叫洪皖。



暑假就是这样一天一天的过,每天都过得差不多,有时候千玺抽出一点时间和他发发信息,说一说剧组的趣事。



其实这样的日子过得未尝不好,不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一心只想做一件事,这样没有什么特大烦恼的日子,挺好。



千玺的戏份赶在暑假结束前杀青,赶上了新学期的报名。



我慢悠悠的走在去学校报告厅的石子路上,突然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上,把我吓了一跳,转过头去,才发现是千玺。



和千玺差不多也是快两个月没有见过了,还是挺想他的,虽然我们两个一有空就发信息磕叨磕叨。



我和千玺并肩走到报告厅内才分道扬镳。



大四,一个拼毕业的学期,是最后还可以当学生的一年,大四毕业,就意味着真的要步入社会了。



可能是我暑假的时候工作作得不错,让我可以在毕业后直接入职,而不用为了工作投简历一直奔波。



而千玺的剧最后定档在开学没多久的黄金档,虽然不是主角,但也是十分亮眼。



大四的我和千玺,好似回归儿童时代一般,只要一有空就出去玩,不过随着《清风徐来》的热播,千玺的人气慢慢往上涨,我们出去玩的时候不再是那么方便,以至于到了后来连出去玩都只能是奢望。



真的,真的发现我离千玺越来越远,他是那么的光芒万丈,甚至有些时候会让人觉得他有些遥不可及。



好似我们之间的关系发生变化,是在大四毕业出去喝酒的时候。



那时的我喝了点酒,可能是酒量有些不行,便有些晕晕乎乎的。



感觉眼前有好多个千玺,还有重叠的千玺,我迷迷糊糊地跑去抱住千玺,不知道是不是酒精作用,脑子和嘴都不受控制,便把心里话一下子全都说出来了。



“千玺啊,我真的好喜欢你,从开学没多久就喜欢你了。”



“刚开始,只是觉得你很好看,就是…就是看见你的梨涡,特别想戳一戳的那种。”



“后来…后来啊,看你给雨中的流浪猫借伞挡雨,到之后去喂流浪猫的时候经常遇到你,就是觉得喜欢猫的男孩子,又会差到哪里去?”



“可是啊,我…我就是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喜欢你,就好像……好像你是注定吸引我的一样。”



在我迷迷糊糊的时候,我好像听到一声不大真切的“我也是啊。”



我只记得在早上我是在宿舍醒的,看见千玺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用手撑着头在那边睡觉。



我只不过起来去刷牙洗脸,千玺他便醒了,我昨天说了什么话我还是记得的,只是觉得,前一天晚上刚表过白,第二天早上就又见面了,总觉得有那么一丝丝羞耻。



当我在洗手间疯狂用水泼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一点的时候,听见千玺说,“干嘛呢,表白一下怎么把你害羞成这样。”



“啊?”这次换我有点懵了,按理说,千玺他不应该是听见我的表白之后离我远远的,和我划清界限,两不相干吗?这又是怎么回事?



千玺靠在门框上,“看来你昨天没有听清楚啊,我说啊,我也喜欢你啊。”



我一瞬间被惊喜冲昏了头脑,感觉真的在做梦一样不现实。



对于我有了男朋友这件事,我有时候还是有些不适应,况且还是一个明星男朋友,很火的那种。



我后来慢慢从小编辑做成了业界闻名的编辑,而千玺则是磨炼自己的演技,而人气就是越来越火,而粉丝多了,是非也就多了。



我感觉我和千玺的距离在慢慢拉小,我就快要与他并肩了。



奈何人算不如天算,不知道从哪里爆出来我和千玺牵手的照片,导致热搜挂了好几天,这次千玺也是被撕得挺惨的,一些粉丝一直幻想自己是千玺的女友,结果照片爆了出来,就开始很偏激,语言也有一些十分难以入耳,毕竟她们幻想了好久的女友们就因为性别问题就直接出局。



谁知道千玺他风风火火,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召开了记者发布会,宣布了自己的恋人,并说了一些比较官方的语言,在记者发布会结束的时候,千玺对镜头说,“请各位不要去打扰我的爱人,他想要过得普通一点。”



千玺回到家后,我坐在沙发上好似要和他进行一场“学术探讨”。



千玺好像看出我要说什么似的,抢在我开口之前就说,“我知道分寸的。”



我有些气急“你知不知道这样子可能会毁了你。”



“知道啊,可是这与你比起来算什么?”




——END——

接过木瓜老师的接力棒 @橘子味木瓜 

接下来到 @莫莫木马 笔芯


人生第一次被屏蔽,无奈🌚
再  @遗俗绝尘. 一遍,不然以为生贺被我删了就尴尬了😂